位置:博客 > 中山浩子 > 非洲洲穿越|第二章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3)
十二
21
2019

非洲洲穿越|第二章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3)

第十三节 红太阳喷薄而出

 

多么宏伟壮丽的场景啊!热气球冉冉升起,从半空中俯瞰马赛马拉草原,你脑子里会在最初的一刹那一片空白。没有了恐高令到腿软的感觉;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忘记自己悬在半空中;一切人类的记忆统统被抹去,好像自己生来本该如此——象鸟儿一样,翱翔在天空;俯瞰大地。看山川起起伏伏,看河流蜿蜒流淌;看日月升降、星移斗转。熹光初照下的马赛马拉草原此刻还是一片黛青的颜色,尽管你已升空百米,地平线在不远处就挡住了你的视线。继续升高,你目力极尽的地方,天边渐渐露出微微隆起的山峦——大地尽头之处,红日正在喷薄而出。

 

当阳光越过山脊的霎那,你会看到赤橙红绿青蓝紫的光芒交相辉映,像海潮一样漫涌并浸润开来,所到之处,草原开始整片整片地明亮起来,最终在太阳完全升起之后,马赛马拉彻底从黑暗中复苏。大草原处处熠熠生辉。

 

想要看得更远,你必须升得更高,这样鸟瞰马赛马拉草原,更觉其宽阔无边,因为地平线下沉了,你的视野更开阔了,但热气球观光的要点,登高望远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方面是还要能够看清地面的景物。妙就妙在当你凌空将整个马赛马拉草原揽入怀抱的时候,你却还能清晰地看到地面草原上羚羊在奔跑;角马、斑马成群,散落在大片区域,有的正排成一列,向着一个方向慢慢移动;大型的飞鸟在你的脚下飞翔;有树丛的地方,难说不会看到长颈鹿探出的脖子;如果你眼尖并走运,或许还能看到那潜行于草丛中的狮子、豹子。这种体验对任何人都是前所未有的。

 

在东非大裂谷没有比马拉河更为世人所熟知的了,因为每年6月间,一年一度的百万角马大迁徙就发生在这条河边,从另一个国家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大草原迁徙过来的角马必须逾越这条河流进入马赛马拉草原。当热气球低空掠过马拉河上空的时候,在这条不算宽阔像一道裂痕刻画在大草原的河流里,你虽然错季来到这里看不到地球上那独有的壮观景象,是的,但你确信你看到了河马。它们成群地隐在河里,不时露出的宽大脊背像一段段木头,漂浮在浑黄的河水当中——马拉河河边的一座Lodge(狩猎度假小屋)将是我们今晚投宿的地方,不知夜晚的马拉河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现在,我们即将着陆。大地在迅速地放大,我们的着陆地标是几辆越野车和通勤车集合在一起的地方,但并不是每一次着陆都是准确无误。也许是风向的缘故,我们的热气球从他们头顶上空掠过,于是这些迎候的车辆开始追逐热气球,朝它可能着陆的地方奔驰,所幸不远,热气球垂吊的木筐已是离地三尺。最紧张的时刻到来了。砰地,吊筐触地,墩了一下,刚舒一口气,不想吊筐却翻倒在地,任由热气球拖拽着在草地上颠簸着滑行。

 

这真是一次趣怪的经历。当所有人狼狈地从筐里爬出站起身确信“脚踏实地”之后,不禁哈哈大笑。上天难,下地也不易啊!就在热气球着陆的同时,像变戏法一样,赶往着陆点的工作人员已在草地上建起了一个临时营地。排放整齐的餐桌,白色的桌布,杯盘刀叉,洁净明亮,餐台上摆放着西式早餐的各色糕饼、点心、一应俱全,热牛奶、热咖啡揿动按钮汩汩流出,更有香槟酒砰砰开启。为我们驾驶热气球的船长,那个大高个头、身穿制服头发花白的白人大叔,来到餐桌前向大家举杯庆贺本次飞行圆满完成。

 

想一想,在一个清明的早上,一众人在野外参加一个party(派对),而这个party(派对)不是在一片草坪,或一大片草坪,而是在一大片草原上,而且你刚刚完成空中漫步从天而降,身处其间,你会作何感想。是浪漫,是华贵,是奢侈,或者说,是三者都有的一种享受、和这种享受之后所感受到的一种荣耀。但不管怎样荣耀,你的心中却难免升起一缕悲怆。在这个白人做老板、黑人做侍从的餐会后面,你会看到过往殖民地历史留下的遗产。

 

人类祖先走出非洲用了数万年才将人类的足迹和渐次生长的文明布满全球,但走向欧洲的一支,他们的后裔只用了一百年,就征服了非洲大陆,并置非洲人于殖民统治之下。原始的部落文明还没有完全脱去早期人类的蒙昧,突然遭遇挟持着工业革命强大的动能和经过文艺复兴洗礼的西方文明的冲击,结局只有一个,奴役,被奴役。非洲土著成为殖民者眼中最好的商品——奴隶——被贩卖到另一个大陆——美洲大陆。罪恶的渊薮是如此之深重。

 

西方文明从她诞生的第一天起,论及耻辱,没有比遮盖在非洲上空时有如毒雾一般更令人窒息的。所幸的是,当两种文明无论差别、强弱多么悬殊,强者总不可能彻底消灭另一种文明,而只能同化她,而同化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进化的过程。为洗刷浑身的污垢,西方殖民者开始按照西方文明的政治、经济、文化理念来改造这个苦难贫穷的大陆,甚至帮助他们建立现代国家。殖民统治三百多年后,随着非洲最后一个国家宣告独立,殖民者在留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历史和深刻的西方文明的印记之后,悻悻地离开了非洲,西方殖民统治彻底终结。从十七世纪到二十世纪中叶殖民统治结束,再到二十一世纪的今天,独立、解放后的非洲一直在摸索前进——怎样把原生于部落、部族的本土文明与西方以及人类社会的其他文明融合在一起,进化出一种新的文明。几十年过去了,贫穷、饥饿、战争、部族之间的杀戮,非洲依然前路迷惘。突然,他们抬头望见,中国人来了。(待续)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中山浩子 中山浩子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