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中山浩子 > 非洲穿越|第二章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0)
十二
16
2019

非洲穿越|第二章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0)

第十节 2094年的科学与怪诞

 

普罗米修斯飞船出现了一场重大危机。美丽的生物化学家腹中着床在子宫里的怪物胚胎在迅速地膨大,如果不立即清除,它将“破茧而出”,危害母体不说,更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借尸还魂”之后开始自身的繁殖,将飞船变成一个异形怪物的繁育中心。不要说众多的异形占领飞船,一只已足以捣毁飞船。情况万分危急。生物化学家不顾一切冲到本来是专门为飞船东家的女儿——那个执掌飞船总监职责的女人——预备用来救急的医疗设备跟前。她掀开舱盖,钻进医疗舱,一场完全自动化的“剖腹产”手术开始展开。

 

《普罗米修斯》将电影故事发生的时间明确设定在2094年,像所有指向未来的科幻电影一样,他所展现的人类科技进步都有一个从现实推演的脉络,宇航技术、外太空星球大气物理技术,激光技术、医疗技术、智能机器人技术、等等,虽然想象的技术进步代替不了现实的技术水平,却将现实塑造成未来的样子。这也是科幻电影的魅力所在。

 

《普罗米修斯》展示了人类2094年科学技术成果在应用上大体的模样。只见完全密闭的医疗舱里,生物化学家选定一个按钮,全智能、全自动化的医疗器械立即按选定的模式开始工作。影像扫描,切口定位,麻醉,激光刀切口、扩张切口、止血、腹内再切割,剥离、从子宫取出剥离物,粘合切口,各种器械互相配合,一气呵成。手术结束。在生物化学家,是解除了一场危及自己生命和整个飞船的危机,在观众则是一场未来派的感官体验。

 

用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在外太空一个星球上,从人类的母体取出一个怪物,人类的未来似乎很是怪诞。科幻加怪诞恰恰又是科幻作品艺术生命之一。1983年12月31日清早,一位28岁即将初为人母的孕妇躺在北京一家医院的手术台上。那是北京大多数时候都能享有美丽天空的年代。第二天就是新年,尽管物资短缺,街头多少有了些辞旧迎新的气氛。凭票供应的米、面、油、肉,粮店、肉店门前排起了长队。但在医院的手术室,等在门外的亲人们却忐忑不安。怀胎十月,临近分娩期,这位孕妇却突然发生妊娠高血压,收缩压达到200,浑身浮肿。情况紧急。在做了初步的治疗以后,此刻,医生正在手术室以“剖腹产”的方式为孕妇分娩。在那个时代,一例剖腹产手术通常最多不过2个小时,但两个小时的时间在亲人的等待中却感到十分的漫长。终于,手术结束了,护士将新生儿抱出手术室让亲人瞅一眼,并告知大人安好。在一个白布卷里包裹着露出一张小脸的那个小东西就是本次发起全家人走进非洲的姑娘。是她执意把新婚后第一次出游选在非洲,不为浪漫,不为美丽景色,为的是漫天的狂野,一路的惊奇。

 

说起剖腹产,就像说起任何事物一样,总会有人说中国古已有之。确实,2000多年前成书的《史记》追朔春秋时代新兴国家楚国历史曾记载“陆终生子六人,坼剖而产焉”,事实上这只是作者司马迁根据传说作出的记载,《史记》记载上古时代帝王身世时,这些帝王的出世大多伴有乱神怪力的作用,因此不足为凭。人类确实自古以来就在为难产的孕妇探索剖腹产(严格定义叫剖宫产)的可能,但是人类第一例科学意义上的剖腹产发生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所谓科学意义,指的是这种手术必须是能够保全母子的性命,在手术过程中没有痛苦,术后身体能够恢复健康,而且手术的方法和预期能够适合绝大多数人。要实现这个标准,没有麻醉技术、缝合技术、无菌操作技术等一系列事涉整个外科医学的技术进步是不可想象的。不止是剖腹产手术,从十九世纪末起,一个又一个的“第一”——第一例心脏手术,第一例开颅手术,第一例器官移植手术,等等,伴随着药物、医疗器械的科学技术进步构成了西方文明对人类的主要贡献。

 

相比较,中国传统医学中医却囿于经验主义的哲学传统而停留在“望、闻、问、切”的诊疗手段上,且千年不变,变的只是在前人“遍尝百草”后开列出来可以入药的各种植物、动物、矿物中来回配伍,加减方剂,号为药方,并依此治病救人。不变,与万变;万变不离其宗;这种奇幻的组合构成对中医的迷恋,成为植入每一个中国人思想深处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问题不在西方医学和中国医学孰优孰劣,而在于谁先走向现代文明,走向未来。

 

对比中医,看两千多年前名医扁鹊如何诊病治疗。他路过一个叫“虢”的小国,听说虢国太子死了很长时间(“鸡鸣至今,方死未僵”),虢国国医已是无奈。扁鹊却坚持认为太子没死,他的诊断是,太子病,乃所谓“尸蹶”者也。什么意思?扁鹊解释,那是“阳入阴中,动胃繵缘,中经维络,别下於三焦、膀胱,是以阳脉下遂,阴脉上争,会气闭而不通,阴上而阳内行,下内鼓而不起,上外绝而不为使,上有绝阳之络,下有破阴之纽,破阴绝阳,色废脉乱,故形静如死状。”是故,“太子未死也。”看西方,到中世纪的时候,最拿手的医学手段也只是放血治疗,相比中医同时期的医疗诊断水平,只能说是还处在尚未开化的蒙昧时代。

 

但是就在中国还沉迷于中医的近乎玄学的阴阳相生相克的哲学迷思时,西方却在一场文艺复兴运动的催谷下走出中世纪的愚昧,开始从数学、几何学入手,通过观测星象、自然界物质的运动,最终以文艺复兴的思想风暴开放出从牛顿到爱因斯坦的古典物理学和现代物理学的花朵。

 

化学元素周期表的发现,把化学推向应用的山巅,而达尔文的进化论从假想到实证,时至今日仍然是我们揭开“我从哪里来,我将走向哪里”这样一些物种起源之谜的金科玉律。医学则从人体解剖入手,在实证的基础上,吸收物理、化学、生物学的科学成果,建立起当今的医疗科学体系。不能不说《普罗米修斯》秉承自文艺复兴时代以来一脉相承的西方科学思想精神,力图用科学幻想为我们推演出距今80多年之后智能化、自动化的医疗仪器可能的形态和工作的原理。精彩足够精彩,但肯定不是不可思议的。

 

美丽的生物化学家自助剖腹产的一幕只是整个故事的一个小插曲。不可思议的是那个谜一样名叫大卫、与常人一模一样、却不是人的人。这个角色或许更能代表80多年后的科学成果。(待续)

 

推荐 1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中山浩子 中山浩子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