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中山浩子 > 非洲穿越 | 第一章 飞向奇异地 (5)
十二
2
2019

非洲穿越 | 第一章 飞向奇异地 (5)

第五节 好吃不过烧烤,最美莫过人体美

  汽车驶入酒店的院落,沿着坡道行驶,曲径通幽,一个色彩鲜明的非洲园林映入眼帘。不像机场出来几十公里行程所看到的那些杂乱景象,非洲特有的高大的乔木,棕榈,藤蔓;穿过树叶撒下的明亮的阳光;平整的草坪,错落有致的尖顶房屋;小桥流水;你困乏的身体和已经木纳的知觉会突然为之一振。

这才是你心目中非洲的景象!哪怕它多有人工雕琢的痕迹。林荫夹道,紧挨路边,酒店大堂的建筑从路面下方显露出来,非洲茅庐的造型,两个尖尖的屋顶,一大一小,重叠着,覆盖着厚实的“茅草”,支撑它的墙面以木头为主。说它是一幢大厦,小了点儿,说它是个茅屋,又大许多,就当它是非洲大草原上一个强盛部落豪华的议事会所吧。

走下台阶,在步入之前,赫赫在目的是“这个部落会所”横挂门上一个铭牌:Safari Park Hotle。在肯尼亚没有比Safari出现更多频次的英文词了。Safari实际就是肯尼亚和其他东非国家的一个产业。它直译的意思是“狩猎”但于今的实际意思是“游猎”,专指东非的野生动物观赏之旅。 Safari Park Hotle,“游猎公园酒店”此其谓也。鲜明的客户定位,高度的自然景观浓缩,精心的风土人情写真,构成了这座非洲园林酒店的全部特色。同样的茅庐式建筑,两个楼层的客房小楼错落有致地被设置在花园各处。26平方米的标准间,洗漱、水暖供电、家具一应俱全,不同的是大木床上多了一顶蚊帐提示你,这里蚊虫可是多哦,你是在非洲,小心点儿!

面向花园的落地窗外有一个客人独享的露台,原木的地板和围栏,坐在凉椅上小憩,透过一片开阔的草坪望着花园各种繁茂的热带植物和不时掠过眼前的飞鸟,你陷入某种莫名的遐思当中。非洲,我们真的来到了非洲!狂野的大地在赤道的阳光炙烤下,热浪翻腾,突起,一场低空的风暴滚滚而来。那么多的传奇,地球的,人类的,动物的......。

夜幕降临,从客房出来,一路下坡,穿过曲折的蹊径,越过池塘一片,半山凌空处,一个凉棚遮顶的广场出现在眼前。在这里,酒店为住客安排了一场非洲风情的饕餮大餐。巨大的烧烤炉前当空竖立着若干个结结实实捆扎在钢轴上的肉捆子。一群黑人厨师团团围守在旁边,炉火正旺,烟气腾腾,香味扑鼻而来。厨师用手中的片刀从旋转的肉捆子上将外层烤熟的肉剔下再扦插在手中的钢钎上,举着来到你的跟前,小片、小块地切到你的盘中。牛肉、羊肉、山羊肉、猪肉、火鸡肉、鸵鸟肉,每种一点儿,就着各种蘸料,佐以大罐的啤酒,遍尝下来,已令你腹满脑热,满心一派“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豪迈。

无论走到哪里,吃是最能审视一个地方风土人情的方面。按照艾曼纽尔的介绍,非洲民众的日常饮食主要以玉米、土豆、洋葱为主,肉食不多。不是不爱吃,是没得吃。但是,大块的烧烤,大块的吃肉,怎么说都是这里人们的至爱。新疆烤串不用说,阿富汗烤肉、阿拉伯烤肉、巴西烤肉,都吃过,今天又吃到非洲烤肉。无论烧烤什么肉,无论烤法如何不同,却都道出一个不争的事实,烧烤肉食或其他食物一开始都是一个无意的发现,以后变成了惊天的发明——人类的祖先发现草原过火或森林大火之后被火烤过的动物尸体比生吃好吃,这诱导古人开始自觉的使用火来烧烤食物,由此诞生了烹饪,也就是说烧烤是人类最早的厨艺。

它的发明决定了人类的进化进程,更美味,更容易消化、能量更高,人类的胃开始变小,牙齿开始变短,脑袋开始变大。智慧开始生长。孔子言“肉食者谋之”,说的就是,爱吃肉的人聪明。今天的地球,但凡保持游牧特性较多的民族,烧烤这种最简单的烹饪办法,都是最被推崇的厨艺,享有至尊的地位。典礼、节庆、婚嫁、宴客,大块的烧烤,大块的吃肉,何其快哉!

较早进入农耕时代的中国推崇的则是一种“食不厌精”的饮食文化。四大菜系,八大分支,各师其法,创造出各式色、香、味俱全的菜式,加上近些年涌现出来名目繁多的新菜式,什么“海底捞”啦,等等。花样再多,却不敌北京烤鸭誉满全球的名气。何解?北京烤鸭的精髓在于烧烤,它依然保留着人类最原始的烹饪制法。烧烤源自人类开蒙最初的一刻,也决定了从这一刻起他就是人类生存的密码之一,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民族,什么人,都能解开这个密码找到生存和享乐之道。它还赋予人类共同的语言。参与烧烤、共享烧烤,如同共操一种语言,让你融入环境,找到朋友,在一种原始而欢快的氛围里去感受沉睡于你身上野性的萌动。

随便说一句,我吃过的最好的烧烤是在俄罗斯远东海参崴郊外的一间烤肉店。屋外冰天雪地,屋内狭窄拥挤,烟雾腾腾,几个阿富汗人忙里忙外,在一个好象烧砖瓦的土窑按他们的烧烤制法烤肉。烤好的肉,半个拳头硕大的一块,几块下肚,再加上几口高度伏特加,那叫一个爽!

非洲歌舞表演开始了。歌唱表演从一开餐就有,一个小乐队和一男一女两个歌手在场子里为大家演唱一些欧美流行歌曲,有中国客人嘛,免不了要演唱一曲《茉莉花》。但场子正面的舞台才是主场。纯粹的非洲风。表演的男女演员每一个人都手持一根长棍,光着脚丫,不停地敲打地板、呼喊;差不多赤裸的身体上涂抹着各色纹饰,令人眼花缭乱。他们不停的跳跃,旋转,翻腾,让人感觉到生命力之旺盛、之狂野。同样的生命怎么就如此畅快淋漓的从这些人身上迸发出来。你仔细观察他们的身体。修长的双腿,修长的双臂,连手指都是修长的。宽而平的双肩上,脖子、头颅的大小,比例恰到好处。面颊窄而略长,大眼晴,高鼻梁,大嘴巴,一口白牙。整个身形,决定性的部位在他们的臀位。臀位较高使他们的身材获得了标准的黄金分割比例,下身略长于上身约三分之一,如此完美的身体构造,加上饱满的肌肉和那紫檀色黑里透红的皮肤,使他们在动静之间,处处闪耀着一种健康、美丽的光彩。不止于我,每一个游客无不深深为他们的身材着迷,反而,舞蹈表现的是什么内容不再重要了。(待续)

 

推荐 2

总访问量:博主简介

中山浩子 中山浩子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个人分类

文章归档